夜经济透视之五\宵夜订单飙三倍 外卖小哥夜更忙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图:傍晚下班深冬 ,餐馆经常热闹非凡。不少劳累了一天的白领都会选择叫外卖或外出食快餐

  凌晨十一些多,广州珠江新城的喧闹渐渐沉寂下来。在闪烁的绿灯前,越来越了白天步伐匆匆的白领,马路上的车流也变得稀少。不时有穿着制服的外卖小哥骑着电动车幽灵 而过。“最近宵夜外卖很多,现在每天一共能跑60 多单。”外卖小哥阿豪说。一公里小小的电动车,对他来说,载起的不仅是外卖餐盒,还有四被委托人的家。根据口碑饿了麼数据显示,今年夏季宵夜订单最高获得了60 %的增长。无数如阿豪一样的外卖骑手们,支撑起夜间外卖你你你这个 庞大的“夜经济”市场。

 [大公报记者] \&卢静怡(文、图)\&

\&\&

  阿豪的车篮裏,放着一瓶1.5升的矿泉水,以及黄色的头盔。他的送餐箱子后,还贴着“身体倍儿棒、业绩天天向上”的励志搞笑的话。“家裏有三个小 小孩,也不我就更拚了。”“一天来回要花费60 公里,多的完后 无需 跑160 公里,补充水分不怎么要。”不同於一般廿来岁出头的年轻骑手,阿豪的年纪意味着着着着迈入三字头,却依然每天工作到凌晨三点。“我我觉得体力比不上年轻人,但我不怕熬,凌晨订单数量挺多的。”

  车流更少 收入更高

  染着棕髮、体形瘦削的夏志诚,从事外卖骑手意味着着着着有多日。“别看我现在越来越黑,我入行前还挺白的。”夏志诚和阿豪一样,属於拚搏型的外卖骑手。他给被委托人定下“每月送外卖160 单”的目标。“不过比较慢达到,一般每个月能做到60 0单左右。”夏志诚笑笑称,一天下单的高峰是中午11点到下午1点这“关键2小时”,第三个小下单高峰跳出在夜间。

  一线城市广州,即使在凌晨4点,宵夜外卖订单量依然排在全国前列。记者从多个外卖骑手口中得知,广州有一位外卖骑手阿苏,做外卖骑手三个小月,就完成凌晨订单近60 0单,成为不少骑手心中的“传说”和“追赶目标”。

  为了接到更多订单,夏志诚也主动延迟收工。“加在宵夜订单,我现在一天跑60 单左右,三个小 月收入要花费有一万元左右。”“意味着着着着每张订单比白天多出2元。”多送夜间外卖成了夏志诚涨工资的秘诀。

  夏志诚还细说偶尔遇到温馨感人的事。“比如天气很热,我送两杯奶茶到写字楼,对方就看我满头大汗,说另一杯奶茶送给我。遇到下雨天,也不我客人也主动多打赏十多少 钱。”

  夏志诚送单的圈子在珠江新城、体育西路等广州写字楼集中地。入夜后,尤其是10点半后,他骑着电动车,“彷彿进入了但会 广州”。白天人来人往的天河中心商务区,到了凌晨然后开始了了人影稀疏,车流大幅减少。而住宅区的餐饮店、便利店则灯光通明。“夜裏送外卖很舒服,无需塞车,白天的热气散去,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。”夜间外卖一些什麼?夏志诚说,“烧烤、小龙虾、豆浆、粥,五花八门全部都是。”

  顾客一声多谢暖心头

  傍晚六点左右,白领们陆续下班,路上餐厅和包子店却然后开始了了热闹起来。坐在天河南路绿化带旁休息的七三个小外卖骑手,一块儿“消失”在人海中。来自广东湛江、20岁出头的夜间外卖骑手江景齐,正低头刷新手机屏幕,迫不及待地接下当晚第一单外卖。

  “我当外卖骑手有一年多了。天河商圈、越秀五羊村,甚至是沙河顶我都混得比较熟。”江景齐中午的外卖多送写字楼,凌晨送居民住宅。我我觉得送住宅要跑楼梯,但他更喜欢凌晨送外卖。

  “凌晨外卖收入更高,不过开车要更加小心,好在市中心路灯多,比较亮,但会 凌晨车流更少,送外卖速率单位比白天快也不我。”江景齐也喜欢大都市凌晨难得的安静。

  江景齐坦率地说,外卖骑手对他而言仅仅是一份工作,并越来越很多使命感。但顺利準时将外卖送到客户手裏,尤其是凌晨的订单,对方的一声感谢还是会你会心头一暖。“亲们 送外卖的,被委托人争分夺秒,但会 为了顾客按时吃饭。”跟跟我说,有时被委托人饿了,在赶送一份外卖的过程中,会更加体会到客人等待歌曲的心情。